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社会

凌天战尊 第1996章 久违的‘射日弓’

发布时间:2019-09-24 16:41:10

凌天战尊 第1996章 久违的‘射日弓’

“无妨。”

段凌天摇了摇头,他看得出来,柳云并无恶意。

“十万贡献点”

不过,一想到柳云在他身上下注押了十万贡献点,他的双眼又是不由得眯了起来,随即睁开,精光一闪而逝,仿佛在这一瞬之间想到了什么。

“柳慕师兄,你先去找柳云师兄我现在有急事找聂罪长老!”

匆忙跟柳慕说了一声,歉然一笑过后,段凌天也不等柳慕回应,直接飞身而出,迎上刚刚踏空而起,准备前往死亡斗擂上空主持生死对决的生死殿管事聂罪。

“有事?”

眼看段凌天转眼到了自己身前,拦住自己去路,聂罪顿住身形,微微皱眉问道。

与此同时,包括柳慕在内,现场所有圣地弟子的目光,齐刷刷落在段凌天的身上,“这个段凌天,在这个时候找聂罪长老做什么?”

生死对决,即将开始。

这个时候,段凌天不在死亡斗擂上面好好待着,反而去找聂罪长老,让人不得不疑惑他想做什么。

“聂罪长老!”

众目睽睽之下,段凌天抬手之间,手里已经多出了一张看起来非常残破的弓,弓身上赫然有着十个孔洞,衬托着整张弓显得更加的残破不堪。

唯一值得一提是,这张弓的弓弦不简单。

当然,目前也只有聂罪目光微微一亮,看出了这张弓的弓弦不简单。

至于其他人,因为相隔甚远,并没有注意到弓弦。

现在,看着段凌天拿出来的这张弓,大多数人都是一脸嫌弃:

“段凌天这个时候拿出这张破弓做什么?”

“不知道。或许,他是想用这张破弓贿赂聂罪长老

凌天战尊  第1996章 久违的‘射日弓’

,让聂罪长老撤销这一场生死对决吧!”

“开什么玩笑!别说这张破弓聂罪长老根本看不上,就算看得上,聂罪长老也不可能撤销今日的生死对决生死契约都已经签订,要是聂罪长老滥用职权撤掉这场生死对决,那他这个生死殿管事也当到头了!”

一群圣地弟子议论纷纷,语气间满是讽刺和不屑。

与此同时,段凌天看着聂罪,再次开口,“聂罪长老,我想将这张弓抵押在你那里,暂时换取一些贡献点下注押在我自己的身上”

“今日之生死对决,如若我死,这张弓便是你的了。如若我侥幸活下来,我会用两倍的贡献点,将它赎回来!”

段凌天言语之间,也是将手里的弓递向聂罪。

段凌天手里的这张看起来非常残破的弓,正是射日弓!

射日弓,全盛时期,乃是非常强大的仙家至宝。

但,段凌天得到它的时候,它不只没了弓弦,便是弓身上最重要的十枚天珠也没了。

不过,即便如此,在用五爪魔龙的龙筋充当弓弦以后,射日弓的威力还是非常强大。

只是,因为段凌天后来得到了无上心剑的传承,一心专注于剑道,所以也是逐渐的让射日弓尘封了起来。

要不是见柳云下注十万贡献点押在他的身上,他还想不起射日弓。

现在,他正是想要将射日弓暂时抵押在生死殿管事聂罪手里,换取一些贡献点,等生死对决结束以后,再将射日弓赎回来。

他相信,以聂罪的实力和身份,肯定可以看出射日弓的不凡。

“看来你对自己很有信心呐。”

聂罪深深的看了段凌天一眼,随即伸手接过段凌天的射日弓,目光落在射日弓身上的时候,他的目光也是逐渐的亮了起来。

虽然,他刚才就看出这张弓的弓弦不简单,但却没有留意弓身。

现在,握着弓身,他才意识到这张弓最珍贵的并非弓弦,而是弓身!

“倒不是我对自己有信心反正我今日死了,我的一切也不再属于我。倒不如将我手里珍贵的东西抵押出来,好好搏一把!”

听到聂罪的话,段凌天语气平静的说道。

“嗤!”

而就在这时,一道嗤笑声响起。

却是死亡斗擂上站着的杨文不屑的扫了段凌天一眼,蔑视说道:“段凌天,听你这么说这张破弓,就是你手里最珍贵的东西?真是寒碜!你以为聂罪长老会看得上你的这张破弓?可笑!”

而其他圣地弟子,如今大多也是面露讽笑的看着段凌天。

“这个段凌天,是不是想贡献点想疯了?这么一张破弓,还想抵押在聂罪长老的手里换取贡献点他脑子没毛病吧?”

“这样的破弓,明摆着是地摊货,哪怕折合一点贡献点卖给我,我都要考虑一下要不要买。”

“他胆子倒是不竟然用这样的破弓拿聂罪长老开刷!”

一群圣地弟子言语之间,满是不屑,都觉得段凌天异想天开,竟想用一张破弓空手套白狼。

而且,找谁不好,还敢找上聂罪长老。

真当聂罪长老是瞎子不成?

现在,哪怕是柳云、柳慕、孙德和关修四人,也是不由皱起眉头。

他们也没看出那张弓有什么不同。

然而,下一刻,生死殿管事聂罪的反应,却又是让包括他们四人在内的在场所有圣地弟子一阵发懵。

“你当真要将这张弓抵押在我这里?!”

手握一群圣地弟子眼里的破弓,聂罪不只没有动怒,反而有些激动的看向段凌天,落在众人的眼里,无疑又是有些失态。

而聂罪之所以这么激动,不是因为别的,是因为他发现了手里这张弓的不凡。

这张弓,他只是掂量了几下,就发现威力虽不及百纹圣器,却也差不了多少。

当然,如果只是不及百纹圣器的圣器,聂罪并不会在意,因为哪怕是百纹圣器他也不放在眼里。

他之所以看重这张弓,是因为他发现这张弓的弓弦上只铭刻了几道低级圣纹,连十纹圣器都算不上。

“以这张弓弓身的坚韧程度支撑铭刻了数百道圣纹的弓弦不在话下!”

刚才,聂罪已经试过了。

哪怕他催动自身体内强大的圣元,也无法让手里这张弓的弓身有一丝一毫的弯折,由此可知铸造这张弓弓身的材料是多么的难得、珍贵。

“就算只是铭刻了数百道圣纹的弓弦装在它的上面它的威力,也足以胜过大多数千纹圣器!”

对此,聂罪心里也是可以百分百肯定。

刚才,在试探手中弓的弓身的时候,他也是发现弓身里面蕴含着一股神秘的力量。

要知道,这张弓的弓弦虽然是由五爪神龙的龙筋制成,但却只铭刻了几道低级圣纹,不论弓身,威力最多也就比一般的十纹圣器强一些。

这张弓的威力,之所以直追百纹圣器,更多的还是因为弓身里面蕴含的那股神秘力量。

“聂罪长老,这张弓还不错吧?这是我在得到九爪神龙留传下来的传承的时候,顺带得到的要不是今日生死一线,我也不会轻易将它拿出来!”

段凌天说道。

“何止是不错!”

听段凌天说这张弓是九爪神龙留下来的,聂罪的目光顿时也是愈发的闪亮起来,同时爽快的说道:“说吧!你想要多少贡献点?”

“二十万贡献点足矣。”

段凌天说道,同时取出自己的水晶卡,递给聂罪。

聂罪将段凌天的水晶卡接过,爽快的给段凌天转了二十万贡献点,同时忍不住感叹道:“现在,我还真有点希望你被杨文杀死那样一来,你的这张弓就是我的了!”

在聂罪看来,二十万贡献点换一件比千纹圣器还要强大的圣器,太值了!

在拜火教,一件寻常千纹圣器的价值,便需要一百万贡献点才能换取,而且一般还是有价无市。

铭刻千纹圣器,哪怕是对道武圣地上域最出色的圣纹师而言,也是一门技术活,需要费尽心力才能完成。

段凌天和聂罪之间的交易,转眼之间就完成了。

哗!!

直到段凌天拿着聂罪转给他的二十万贡献点去找生死殿铜焰长老下注押他自己,死亡斗擂周围的一群圣地弟子才回过神来,回过神来以后,毫无意外的掀起了一阵哗然。

“二二十万贡献点?!”

“开玩笑的吧?!就那张破弓,值二十万贡献点?”

“破弓?你竟然说九爪神龙留下来的弓是破弓?开什么玩笑!”

“难怪聂罪长老刚才那么激动,原来他看出了这张弓的不凡看来,这张弓确实是九爪神龙留下来的。”

“哼!这个段凌天简直疯了!九爪神龙留下来的神兵利器,他竟然不在生死对决上使用,反而拿出来抵押换取贡献点真是一个纯粹的赌徒!”

段凌天的话,在场的圣地弟子可以不信。

但,聂罪的眼光,他们却还是信的。

“现在开始,停止下注!”

与此同时,段凌天下注押了自己二十万贡献点以后,生死殿铜焰长老的声音也是适时的响起。

顿时,在场之人心神纷纷一震。

因为他们知道,重头戏马上要开始了!未完待续。、,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

成都治疗卵巢炎费用
云南治疗男科医院
太原哪家医院治癫痫病
广州好运不孕不育医院咨询电话多少
长春华山银屑病医院能不能用医保卡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