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生活

大鱼人传说 番外:小鬼3

发布时间:2019-09-24 19:12:14

大鱼人传说 番外:小鬼3

“这个我不能确定,我们家里人不信仰任何宗教,严格说我不信。”苏兰犹豫着开口道。

“人们不相信某种事物,往往是因为对事物缺乏感知,而你不相信有鬼神是因为你没有对鬼神地感受和理解,可是我想你丈夫的体会应该与你不同。”张小可目光紧盯着苏兰。

“张律师,你的意思是说我遇到的事与鬼神有关?”苏兰露出难以置信的表情。

“我下面说的话完全超出了律师的职业范围,也超出了你的理解能力,所以你可以自己决定是否相信,并且谈话所用的时间不会向你计时收费。你想听听我额外的建议吗?”

张小可决定提示一下苏兰,以便她对以后将要出现的怪异现象有一定的心理准备。

“既然张律师如此郑重的提出,我想我应该听一下。”苏兰考虑了一下

大鱼人传说  番外:小鬼3

,因为自己也对最近的事件有所疑惑,所以决定听一下张小可的意见。

“根据你以往及现在的陈述可以归纳出几个疑点:1。你对你丈夫与你相恋前的历史情况并不了解;2。你丈夫在公司的表现过于出色,几乎是心想事成,实在不合常理;3。你父亲的病情没有合理的医学解释;4。你丈夫突然提出的离婚申请;5。你父亲的突然死亡和不合情理的遗嘱;6。你丈夫出奇正常的作息和气质的突然改变。以上事实难以得到合理的解释。并且我在离婚判决的当天在你丈夫身上看到了鬼影,并且你本人也中了阴毒的鬼咒。我想对你说的就是,一切事件的原因就在于有恶鬼作祟。”

听完张小可的话,苏兰说:“你真的在我丈夫身上见到鬼,而且断定发生在我家的事与鬼有关吗?”

看着苏兰茫然的神色,张小可知道光凭说还是不能让她相信。只好从抽屉中拿出了一只小铜铃和一面小铜镜递给苏兰。

“我知道你不会轻易相信。我只希望你好好考虑我的话。回家后把这个铃铛和镜子放在床头。如果晚上铃铛自己响了,你向镜子里看就有你要的答案了。”

终于苏兰拿着镜子走了。

苏兰走后不久,童鬼回来向公子白报告了他的所见:

童鬼跟踪那道阴气一直到了苏兰父亲的公司,阴气飘进一间办公室,童鬼停在窗外向里面窥探。

透过窗帘的缝隙看到,张扬坐在办公桌后面,上次附在他身上的女鬼居然显形站在房间正中。

那女鬼把阴气吸入体内,随后说道:“自从吸纳了苏老头的魂魄,我的法力增强了不少,这次的夺魄追魂只要一个月就能让苏兰魂飞魄散,怎么才几天就被人识破了?要是让我知道谁做的,绝对饶不了他!”

“小莲,我求求你,不要在伤害阿兰了。她已经失去了父亲,马上又要失去丈夫和家族的产业,非得要制她于死地吗?”张扬哀求那个女鬼。

女鬼听了张扬的话,突然变得一脸厉色,恨恨的说:“你这负心人,当初你对我多好,人家死了还要把魂招回来,说什么永不分离的话哄我。认识了苏兰后就让我帮你作苏家的女婿,骗我说只是为了苏家的财产,有了苏家的财产我们就可以过更好的生活。我依着你,天天看这你和那个贱人在一起,谁让我是鬼,不是真正的女人不能给你肉体的满足,我只要你的心是爱我的,就满足了。谁知你居然真的爱上了她!我不甘心!”

“我不是为了你已经要和她离婚吗?”张扬低着头,躲闪着女鬼的目光。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怎么想的,在被我发现你真的爱她后,你怕我害了她才故意疏远她,甚至要和她离婚。如果她同意离婚我可以放她一马,可是这贱人不但不离婚,心里还妄想和你破镜重圆,我这次绝不放过她!”

“我求你不要这样,别忘了是我施法招你、养你的,我一样可以把你封印起来。”张扬情绪十分激动,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女鬼一脸轻蔑的表情,进而放声长笑:“哈、哈、哈……,如果是一周前你还可以办得到,可是在我的夺魄追魂吸收了苏老头的魂魄后,你只有听我摆布的份了。你以为你还能控制我吗?”女鬼说完直接上了张扬的身,张扬旋即恢复了冷酷木然的表情。

隐藏在一边童鬼怕被发现,急忙赶了回来。

童鬼讲完长长的舒了一口气,说:“老大,这可是一个脱离控制的厉鬼,通常是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而且她还控制了张扬的身体,想要搞定她还真是费劲哪!你和苏兰谈得怎么样?”

张小可苦笑了一下回答说:“你想一个富家大小姐,从小娇生惯养、衣食无缺,现在又连遇婚变、丧父,再告诉她被鬼缠,你说她能接受吗?还好我把镇魂铃和灵光镜给她了。明天她一定会回来找我的,因为今晚那女鬼一定会去找她。”

第二天,苏兰果然面色苍白地来找张小可。现在他对张小可的说法是深信不疑,心有余悸地讲述了头一天晚上的遭遇。

苏兰回到家,将信将疑地按照张小可的话把铃铛和镜子放在床头,然后就休息了。

深夜她被床头连串的铃声惊醒,同时听到楼下客厅里有隐约的脚步声。于是,她来到卧室的门口顺着门缝看下去,发现张扬阴沉着脸神色木然地向楼上走来。

借着屋内昏暗的光线,张扬异常苍白的脸、呆滞的目光和僵硬的动作,使苏兰产生了一种前所未有的恐惧。

她下意识地锁死了卧室的门,躲到了床上。

脚步声到了卧室的门口停了下来,张扬粗重的呼吸和沉重的敲门声一起传了进来。

苏兰抱着枕头躲在床上,惊恐地瞪着眼睛大气也不敢出一口。

门外的张扬掏出钥匙开门,由于门是从里面锁死的他没有打开。

“贱人,开门!”一个女人凄厉的喊声从门外直传到苏兰的耳内。苏兰更加恐惧,抱着枕头蜷缩在床的一角。

骇人的静默持续了几分钟。咚、咚、咚……张扬开始狠狠地撞门,苏兰的心也随着撞门声剧烈地跳动着。

在撞了几十下门后,那女人的声音又再次传来:“别以为一扇破门我就奈何不了你。”撞门声嘎然而止,又是持续了十几分钟的静默,接着苏兰床头的铜铃又再次作响,而且响声又密又急连成一片变成了尖啸声。

保山哪家医院治疗白癜风
酒泉治疗子宫内膜炎费用
随州治疗子宫内膜炎医院
北京京都儿童医院收费贵吗
北京丰益肛肠医院在哪个区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